Explorer

鬧鐘響了二話不說就醒了,時差意外地沒怎麼影響到我,衣服換一換就去迎接我的早餐。

直到在朝陽下用餐,才真的相信自己已經在歐洲了。

真的,當你身邊周圍環繞的是熟悉的母語、對味的台灣人,你才不相信眼見為憑;唯有你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,才會感受到所謂的異國風情。

「北歐印象」,只知道很高大很白皙,卻不知他們友善的程度能大於台灣,路上的人對到眼一定會點頭示意,像我這種克制不住的人,一定會說點什麼,好比騎著腳踏車過去的女士,我說個Morning,她則回我Good Morning,那種感覺跟台灣的「早!」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。

「散策計畫」,從IKEA Hotell 散步到Sjöstugan大概要半個小時,但身為觀光客的我,一定會邊走邊拍,什麼都好奇什麼都想看。這兒的空氣很乾淨很清晰,蚊蟲也少不了,或許就是因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,所以我也情願被這裡的蚊子叮。

只有放音樂的當下,他是真正的Yaham

「北歐的小孩」都很友善,雖然他們會害羞,會不敢接近你,但你卻能感受到他們其實是善良的。My name is Ayham.和弟弟玩了一個多小時的沙子,爸爸瑞典人媽媽伊拉克人,五歲,很會跳舞,以後想當舞者。他毫不陌生的朝著我們走來,合照時完全沒在害怕害羞的,很有自信的擺出Pose逗得我們開心得要命,難得沒被小孩拒絕,也算是另類的做人成功吧。

有些事情真的要趁年輕的時候做。

「搭便車殘念」很明顯的標題,我和同事在回程時突然有了搭便車的想法,說真的,要踏出那步真的很難,光對著隨便一台車比個讚,就耗了我們至少十五分鐘才做到,結果老爺爺開的Volvo卻毫不留情的加速離開,但至少我們真的有嘗試了。

如果可以,我希望我不需要睡覺,把握每一秒能到處走走晃晃的機會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