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以為我在夢裡

試問,每天晚上的八點十五,

你在做什麼?

平常的晚上八點十五應該已經在家裡耍廢洗洗睡,但在丹麥的八點十五,還是有很多人在慢跑、在享受陽光、穿梭在城市的各個角落,享受夏日陽光所帶來的美好。

這件事情,大概就是在台灣完全無法理解的事吧,或是說很難達成的一件事。你可以怪罪緯度,怪罪我們生活在低緯度之下的日昇日落,但你也不能忘了高緯度國家,那夜長晝短的季節性的憂鬱症(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),所帶來的痛苦與難耐。

明明都是生長在同個星球,

為甚麼他們可以如此愜意?

我們總愛說,丹麥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,然而,明明每天都有不知被誰設定好的24小時,在北歐這些國家,卻被他們運用得淋漓盡致。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:除了外在因素的影響之外,好比他們最嚮往的太陽、我們羨慕忌妒的宜人氣溫、令人稱羨的種種生活環境;或許,在他們人的本質本體中,就流著一種懂得收放自如、享受當下的血液。

文化上所帶給我的衝擊,老早在電視新聞上都感受過了,唯獨你整個個體到那塊土地上,才能真真切切地體會到,那顯而易見的價值觀差異。

曬著熱熱的太陽,港邊吹來的風卻是涼的,舒服到坐在躺椅上不自覺的打了個盹, 驚醒睜開眼,迎來的卻是金髮碧眼辣妹的微笑。

有機會到哥本哈根的小吃島,吃完午餐一定要記得,拉張躺椅,跟著當地人的腳步,坐到港口邊,享受酒精和陽光催化下所帶來的美好。

最難人可貴的就是,你以為你是在做夢,但你其實是在享受著人生,把握著當下,做著這些你以後絕對不會後悔的事。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